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暴利驱使非法采砂案件抬头去年至今芜湖市194人被审查起诉

2022-04-21 来源:台州机械信息网

暴利驱使“非法采砂”案件抬头 去年至今芜湖市194人被审查起诉

近年来,全国砂石价格普遍高涨,需求量不断增大,暴利驱使下非法采砂案件高发。非法采砂单船作业一晚上获利高达5—15万元,让很多人不惜触犯法律“铤而走险”。而在长江河道内盗.. 近年来,全国砂石价格普遍高涨,需求量不断增大,暴利驱使下非法采砂案件高发。非法采砂单船作业一晚上获利高达5—15万元,让很多人不惜触犯法律“铤而走险”。而在长江河道内盗采江砂不仅是破坏国家矿产资源,还会破坏河床自然形态,对河床的稳定性和安全造成威胁,致使河道水流状态发生变化,严重破坏长江生态环境,危及水生动物栖息环境,严重影响航道安全、防洪安全,威胁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目前,非法采砂案件正呈现团伙化、集团化的趋势,值得引起高度关注。

打击 一年审查起诉36件194人

为保护长江生态环境,我市长航公安、环保、水务及司法机关对非法采砂案件打击保持“高压”态势,发现一起,打击一起,坚决遏制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震慑犯罪。记者从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检察院获悉,2019年1月至2020年5月,该院第一检察部依法受理由长江航运公安局芜湖分局移送审查起诉非法采砂犯罪案件36件194人,其中包括马某林等50人、裴某飞等35人的两起非法采矿犯罪集团案件,丁某明等16人、崔某东等13人的两起非法采矿团伙犯罪案件,现已审结20件131人,目前正在审查16件71人,包括裴某飞等35人非法采矿团伙案件。

趋势 团伙化犯罪 内部分工明确

据镜湖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葛朋朋介绍,近年来,在暴利驱使下,盗采江砂犯罪逐步呈现出以血缘、同乡为纽带的团伙化趋势,团伙内部分工明确。

以崔某东等十三人非法采砂案为例,犯罪嫌疑人崔某东为“带泵方”,主要负责提供“望风”执法艇的动向、安排打砂时间和地点、安排人员上运砂船量方和收钱;犯罪嫌疑人何某忠、何某勇系采砂船船主,二人为兄弟,何某忠负责全盘指挥、联系运砂船,何某勇负责为运砂船排档、分打砂款;犯罪嫌疑人苏某鹏系何某忠女婿,采砂船现场负责人,负责为运砂船量方、商谈砂价、管理船上机器以及其他具体打砂事宜;犯罪嫌疑人何某晖系何某忠儿子,采砂船现场操作人员,负责带缆绳、向何某忠报告每天打砂情况;犯罪嫌疑人易某峰、沈某根系采砂船上工作人员,易某峰负责操作打砂机器,沈某根负责开船,盗采江砂后运输船主将江砂销赃至南京、镇江、宣城等地。该案中,涉案人员众多,彼此间大都存在近亲或者朋友关系,牵头人员、股东、机修、驾驶、记账、销售等分工明确,形成江砂的采、运、销“一条龙”作业的犯罪团伙。

暴利 高额利润诱使犯罪分子铤而走险

近年来,市场对砂石等建筑原材料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供需失衡导致江砂价格飙升。部分犯罪嫌疑人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无视许可管理的规定,抱着侥幸心理,夜间偷采江砂,铤而走险。

在马某林等五十人非法采砂案件中,该团伙偷采江砂都选择夜间,运输船都在2000-5000吨,一船砂的价值就可达到5万元以上,多则价值15万元以上,运输船方一次采砂就可轻松赚取数万元的差价。而吸砂泵一晚上可给数艘运输船打砂,泵方人员一晚上的非法获利可达少则十万多则数十万元。甚至在巨额暴利的驱使下,在数起案件中,有个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顶风作案再次偷采江砂被查获的情形。

难度 反侦查能力增强 发现、打击、取证难度大

随着行政司法机关对于盗采江砂的违法犯罪行为打击力度的增强,犯罪嫌疑人作案更加隐蔽,反侦查意识变强。作案人员多选择在白天踩点望风,夜晚作业,昼伏夜出,利用夜色掩护实施盗采犯罪,作案地点往往远离河岸,现场抓捕较为困难。

盗采江砂的团伙中,安排有专门负责望风的人员,在采砂水域附近监视执法动向,躲避执法部门监管,在无公安、水政等执法人员巡查时偷采,一旦执法艇出动巡查,望风人员立刻电话通知采砂人员,采砂人员会迅速将船只驶离盗采现场。同时,为对抗公安机关侦查取证,作案人员采用黑电话卡、暗号对接联系,微信聊天省略关键内容等隐蔽方式,在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期间,犯罪嫌疑人之间还存在串供,增加了侦查取证的难度。

危害:严重破坏长江水生生态和河床自然形态

在镜湖区检察院办理的马某林等五十人非法采矿团伙案件中,以被告人马某林、宦某兵为首的犯罪团伙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在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的情况下,在长江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禁采区),从事非法盗采江砂活动26次,非法采砂共计56569吨,价值1596002元,不仅造成了国家自然资源的重大损失,也对长江水生生物生态和国家保护动物淡水豚的栖息环境造成了现实的和潜在的长远危害。

在杨某涛等四人非法采矿案件中,杨某涛、杨某华父子二人为谋取非法利益,在未取得采砂许可证的情况下,多次在长江铜陵段230号-231号红浮标长江河道禁采区水域非法采砂共计7000吨,董某喜、马某兵在未取得采砂许可证的情况下分别在上述区域非法采砂500吨、4520吨。杨某涛等人在长江非法采砂共计12020吨,涉案江砂总价值336560元。

经专家评估,杨某涛等人非法采砂行为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损害,其中,造成河床原始结构受损6683立方米,水源涵养量减少4022立方米,对河床的稳定性和安全造成威胁,严重破坏长江生态环境,严重影响航道安全、防洪安全,威胁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记者了解到,目前检察机关对于非法采砂等破坏生态环境案件,对犯罪分子会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不仅要“坐牢”,还要支付高额的修复生态环境费用,让逐利忘法的犯罪分子们付出巨大代价,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有力震慑犯罪。打击违法犯罪,保护生态环境,不仅需要行政司法机关多部门配合形成打击合力,也需要社会各界的理解与支持,多监督、多举报,为了我们共同期望的生态和谐、水清岸绿。

泰国试管怎么样

俄罗斯做试管准备什么

试管婴儿排名前十的医院

友情链接